崙峯 = 站在大”崙”山的山”峯”上

【崙峯茶園】位於鹿谷鄉的新興景點--「大崙山銀杏林」,地處鹿谷鄉與竹山鎮的交界處,鄰近溪頭妖怪村、杉林溪森林遊樂區、溪頭森林遊樂區,且與小半天風景線一脈相連;【崙峯茶園】海拔高度在1500--1600公尺以之間,氣候涼爽、終年雲霧遼繞,周邊是著名的杉林溪高山茶的專業區,如果您想要找茶,或是想要觀賞山嵐的幻化、體驗一下漫步在雲端的感覺、在高山顛頂,一邊欣賞壯麗的風光【崙峯茶園】歡迎您大駕光臨且一同來品茗冠軍茶!

大崙山觀光茶園銀杏林區為鹿谷鄉的主要經濟命脈,也是鹿谷的最大產業,就是聞名海內外的烏龍茶,鹿谷已經與烏龍茶劃上等號,目前鹿谷鄉內烏龍茶產區,以大崙山茶園最大。


歷史人文:
小半天地方傳說-------台灣土皇帝 林爽文

滿清統治台灣時,「反清運動」時常發生,其中規模最大的,就是林爽文抗清事件。林爽文住彰化大里庄,成為台灣天地會的北路領袖。乾隆五十一年清政府下令解散天地會,林爽文拒捕,並於十一月起義,相繼攻下彰化縣城與淡水廳(殺台灣知府孫景燧與彰化知縣俞峻)佔有台灣中北部。後來也有鳳山莊人起兵響應,聲勢更為壯大,福建水師提督黃仕簡、陸路提督任承恩等相互觀望,戰敗,黃、任兩人被革職查辦,又命閩浙總督常青為將軍,還是不能挽救敗局,而退守台灣府城。

林爽文自稱「順天皇帝」,眾呼萬歲。乾隆皇派大學士陜康總督福康安統率大軍,於乾隆五十二年十月從鹿港登陸,先解諸羅之圍,再戰斗六門之後,與林軍交戰於八卦山麓,林爽文戰敗,退回大里。福康安於乾隆五十二年十一月攻破大里,林爽文轉戰南投中寮、集集(中寮鄉現有「爽文村」、「爽文路」、「爽文國中」、「爽文國小」皆以爽文命名)。
林爽文敗走,帶著殘兵兩千多人退守小半天,設木柵塞道,列營山上,以拒清軍。福康安部屬科仔坑、林杞埔、流藤坪、小半天帶兵丁分別防守,他本人則駐大營,在東埔蚋,顯然擺出了四面包抄,甕中捉鱉的佈局,兩軍對壘,戰火一觸即發。在決戰前夕,福康安故技重施,分遣義民入山,招諭百姓,許\其自首者免罪,社丁首杜數經『義首』楊振文的招撫,押擒林爽文之父林勸、母林曾氏、弟林疊、妻林王氏等,送至大營。

乾隆五十二年十二月十八日,福康安下令進兵小半天,於四更前進,當地草深樹密,路徑逼窄,陡險之處,攀藤才可登坡。官兵攀延而上,進至半山,林爽文軍則投石放鎗。福康安乃下令:「山路險惡,無可駐足之地,今已仰攻至此,有進無退!」,官兵遂各自奮躍攻打,不避槍砲,倚附而上,打死林黨百餘名,林黨退入柵內,抵死抗拒。官兵圍攻自此,攀倒木柵,奮勇爭先,林黨頓時潰散,黨首被鎗斃十餘人;另林追、林二、林添、孫東海、王若敬等五人遭擒,其餘黨眾被殺者二百餘人,官兵隨即將木柵草寮全數焚毀,小半天被官兵攻破。

林爽文本想往南到嘉義,卻誤走東逃入番境,又為當地原住民勦殺,死傷殆盡。福康安則趁勝追擊,毫不放鬆,復抽調已歸化之鄒族勇士鎮守山區,防止林爽文部隊山盤據,鄒族勇士因熟悉地形,因次多次擊敗林爽文部隊,獲得乾隆皇嘉許,特邀請鄒族大小頭目一行二十餘人搭船赴京,賞賜皇宴、官服與頭目,目前信義鄉久美村的鄒族頭目家中還珍藏這件大清官服。
乾隆五十三年正月初四日,林爽文自知勢單力孤,於是隻身潛抵竹南一位名叫高振的朋友家中,對他說:「我已經失敗,清廷正以重金收買我的腦袋,念在朋友一場,你可以把我綁赴清營領取獎賞。」高振果然將林爽文綁獻予清軍,最後押往北京處斬。前後歷一年零三個月。

乾隆號稱十全老人,此次戰役亦被收入為其十全武功之一。事平,大加封賞之外,不僅將全案史料編纂了逼部【欽定平定台灣紀略】,同時還命工繪製清軍打勝仗的戰圖十幅,且都有御筆題詩,小半天之役是其中的一幅,曾將這批圖送到英國以銅版複製,至今台灣仍有傳本,從畫中可清楚看到清軍進攻小半天的情形

以上文史資料摘自"走過羌仔寮"一書

傳說當時小半天戰役失利之後,林爽文帶著妹妹(或妃子)隨著軍師貓東(茆東)和殘兵弱將展開逃亡,帶領著馬匹載運剩餘的白銀十八竹簍(哈楠),往大崙山上逃命,準備回諸羅縣本營,沒想到屋漏偏逢連夜雨,行至一處斷崖時(跌死馬坑仔,在今之德興瀑布上遊處),馬匹卻跌死了,一群六百多人如喪家之犬,來至山頂已無力再逃,林爽文欲拋棄所有家當以利逃竄,其妹妹(一說為妃子)卻誓死反對,林爽文無奈問其要財或要命,其妹答曰要財,林爽文遂命軍師貓東殺妹(妃子),當其妹(妃子)被殺死後,眾人發覺其妹流出鮮血竟為白色(古人有云:流白血者有皇后命)有此天命,林爽文甚悔,遂將屍體與白銀同葬成十八墓穴,後人遂稱之為『十八貓東墓』
另一傳說為林爽文軍師貓東逃至大崙山時,傷重死亡,將之就地掩埋所留墓塚,並立下咒言,將來官位必需大於貓東的人,才能得此寶藏。

事件發生後,附近山下便常常發生許多靈異事件,庄民如每至夜深人靜時,具有靈性的龍銀便會集體出遊尋找新的主人,直至天明魚肚白時,才又飛回墓穴,也因此產生多則傳奇故事:話說有一位牧童,每當到此放牛,下雨時只要躲到墓地上就不會淋到雨,而且都有一個小女孩跟他玩,每天又送他一塊白銀,商請幫忙每天為她準備糧食,剩餘部份牧童會藏存於床鋪下,準備改善家裡生活,因此由「龍仔銀鋪床舖」的傳說,貪心的鄰居知道此事,即帶人來挖此墳墓,卻只挖到一堆木炭,而且鼻血流不停,直到跪地求饒才止,個個落荒而逃

另一傳說:有一牧童每日至大崙山頂牧牛,都會碰上一位身著白衣的漂亮女子,每日均取一枚龍銀托牧童幫忙攜帶食物上山,依當時生活環境,一枚龍銀足以生活一段時日,因此,牧童將剩餘之龍吟鋪在自己床舖,一段時日後,龍銀便鋪滿整床,一日,母親在整理牧童房間時,發現了這麼多龍銀,懷疑是小孩子使壞偷錢,非常痛心,氣憤之餘,不分青紅皂白,便將牧童毒打一頓,牧童便傷心地離家,從此下落不明,至此以後,山上的姑娘亦不知去向。

國民政府遷台之後,曾經掀起一陣尋寶風潮,博愛特區及林爽文的十八貓東墓,均成為挖寶重地,但至今仍無所獲,是事實或是傳說,有待後人揭曉。

以上文史資料摘自"走過羌仔寮"一書